ようこそジモモパリへ!

123

リストに戻る

46日前

  日本古都奈良县有一个天理市,天理市最近闹出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大事,年仅38岁的市长並河健在东京出差期间,在酒店里召妓女为自己提供性服务,这件事被媒体爆了光,于是市民惊讶,舆论哗然。

  天理市是一个只有6万人口的城市,虽然人口不多,但是,其行政级别相当于中国的一个三线城市。天理市市长並河健在日本也是一位比较有名的市长,因为他在34岁的时候,就通过竞选当上了这座城市的市长,而且一当就是4年。

 



  並河健从小被称为“天才少年”,高中毕业后考入防卫大学攻读国际政治学。但是读了两年,讨厌毕业后要当自卫官,于是提出退学。第二年,他又考入了东京大学法学部,学习国际外交。毕业后进入日本外务省,当上了一名外交官。在外务省工作期间,他又先后去埃及开罗大学和美国乔治城大学留学,并获得硕士学位。

  並河健先后担任过日本国驻埃及大使馆二等秘书官,日本APEC准备事务局课长助理、阿富汗支援室课长助理等职务,是一位很有前途的外交官。但是,2011年,他突然离职,去了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去上班。然后在2013年,辞去电通的工作,去奈良县天理市参加市长竞选,以其年轻而辉煌的经历,一举击败多名竞选者,成了天理市小伙子市长。

  市民们说,並河健是一个干劲十足精力充沛的男人,他当市长已经四年,业绩也比较可观,甚至自己亲自到学校里面给学生上课,所以在市民当中口碑较好。他结了婚,有两个孩子,妻子是家庭主妇,一家人过得还很和睦。

  今年2月和6月,並河健到东京出差,一个人晚上在酒店里耐不住寂寞,于是就打电话召了妓女来给自己提供性服务。这件事情就不知怎么,让周刊杂志的记者知道,所以在8月31日出版的《周刊新潮》杂志上,公开了他召妓女的全过程,而且还有一名曾经为他提供过服务的妓女的证词。

 



  对于一个地方城市的行政长官来说,召妓女是一个很大的丑闻。但是並河健倒也坦白,在杂志发行的当天,並河健市长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公开承认自己确实有在东京出差期间召妓女的事情,但是他只承认自己在道德问题上出现了不检点的行为,对不起市民和家人,但是,他同时觉得,自己没有花费一分钱公款,是自掏腰包接受性服务,并没有触犯法律,因此表示不会辞去市长的职务。

  对于並河健市长召妓女的问题,日本舆论是如何认为的呢?一部分舆论认为,作为一名市长,应该成为市民的道德模范,因此,即使是自掏腰包,也是不应该。况且你开房的住宿费用的是公款。所以,並河健应该辞职。另外一部分舆论认为,並河健虽然是市长,但是晚上的时间是工作之外的私人时间,做什么事情是他的自由,况且性服务并没有触犯法律,因此除了妻子有权指责他,其他人没有资格对他说三道四。

  日本社会的舆论为什么会出现分歧?

  首先给大家解读一下日本有关性服务的法律问题。日本有一部关于色情业的法律,叫《风俗营业法》,“风俗”两个汉字,传到日本之后,它演变成一个特殊的概念,就是“色情”,所以,我们到东京新宿的歌舞伎町去走一走,看到“风俗店”三个字,就可以知道,它是提供色情服务的店。

  在日本,色情行业是受到法律的保护,但是也有法律的约束界限。譬如说,色情行业的店铺,必须集中在一个地区,而且必须远离学校,那么这一个区域就称为“红灯区”。女性不能通过金钱交易与男性发生性关系。但是风俗营业法又默认女性可以通过嘴巴和手为男性提供性服务。也就是说,只要男女两人不直接发生性关系,不动真格,所有性服务都是不违法的。

  这一种默认,就导致了日本变相的卖淫嫖娼活动的合理化。

 



  我记得十年前,在手机还没完全普及的情况下,东京的各个电话亭里贴满了各种各样介绍女朋友的小广告,警察明明知道,所谓的介绍女朋友,其实就是变相的介绍妓女。但是,根据现行的法律,警察却没法取缔它。我为这件事情去采访了东京警视厅,一名负责人是这样给我解释的。他说,小广告上只写了介绍女朋友,而且只写了一个电话号码,他没有说是介绍可以嫖娼的妓女,所以发行这份小广告本身构不成犯法。如果有男人打了这个电话,电话那一头给你介绍一名女的,也不犯法,因为他只是介绍女朋友,而且还不收你钱。至于你们两人进了酒店的房间,在房间里干了什么,那是属于个人隐私,警察即使知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,也不能闯入,因为男女两个人相识,哪怕是第一次见面就去开房,是不犯法的。有一条界线,就是女的进入房间之后,收取了男人的钱发生直接的性关系,那可以认定为卖淫。但是,在一个没有第三者在场的房间里,男人给了女人钱这件事本身是难以取证的。假如警察在房间里按了摄像头,那就变成是警察犯法。所以,警察明明知道所谓的介绍女朋友完全是一种变相的嫖娼卖淫活动,但是就没有办法抓捕他们,因为风俗店就是打了法律的擦边球。

 



  那么,警方后来是如何找到打击这一种嫖娼卖淫的活动理由的呢?警方认为,你在公共的电话亭里面张贴小广告纸,是触犯了“损害公共财物罪”,以这一条罪名来打击介绍嫖娼卖淫的店铺,效果还真十分的明显,于是一夜之际,电话亭里的小广告不见了。

  在电话亭里找不到小广告,但是在日本的一些小报和娱乐杂志上,依然能够看到这样的广告,因为在报纸上刊登介绍女朋友的广告是不犯法的。估计,天理市市长就是从报纸上找到了召妓女的电话。

  並河健市长召妓女,却又拒绝辞去市长职务,那么日本的哪一个机构可以惩罚他?应该来说,要惩罚他还真难。

  既然警察找不到他与这位女性直接发生了性关系的证据,自然无法逮捕他。那么,他本人又不属于任何一个政党,也不属于公务员,他是一位民选的地方政府的领导,要解除他的市长职务,没有一个组织和机构有这样的权力。

  日本任何一个地方城市的行政长官,包括市长和村长,他都是通过竞选当选的,也就是说,他获得了50%以上选民的赞同而当选的,那么如果要罢免他,也要根据选举法,必须进行一次市民的投票,而且还必须是要有三分之二的选民支持罢免案,才可以罢免他。这个罢免程序属于劳命伤财的行为,一般是很少有地方愿意这么干。所以,只要並河健不主动提出辞职,他还照样当市长。

 



  日本的这一种民选制度有多厉害?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,2011年日本发生大地震和大海啸,当时的日本首相菅直人赶去灾区慰问,一个灾区村长指着菅直人首相的鼻子骂:“我们现在这么忙,你还来灾区视察,让我们组织灾民集合起来听你训话,你到底有没有良心?我们希望看到的是,政府尽快让村民们住上安置房。”一个村长居然在电视镜头面前公开辱骂一国首相,也许在别的国家里是不可想象,但是,人们看到的景象是,菅直人不停地对这个村长道歉,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,更没有权力免去这一位村长的职务,因为这位村长是民选的,不是首相任命的。

  日本有一种特殊的文化,叫“暧昧”。在色情行业中,日本也是打了暧昧的擦边球,才使得色情行业在日本得到合法的存在,并陷入泛滥的地步。正因为这一种的合法化,天理市市长並河健因此认为自己的行为并没有犯法,所以也没有必要辞职。只要太太不为难他,他可以平安无事。接下来,他只要好好工作,也觉得可以取得市民们的原谅。他的市长法定任期是到今年的10月,並河健已经宣布参加连任竞选。选民们是否会继续支持他担任市长?完全取决于市民对于他的召妓行为如何理解。

  日本社会是一个奇葩的社会,从天理市长召妓女这一件事上,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法律、社会政治制度与性文化的一个侧面。


 

コメント

123

作者:yoyo

7日 13 総合 206 いいね

↑投票してね!

人気投票ボタン配置はこちらから



yoyoさん新着記事



過去記事

yoyoさんへの新着コメント




パリブログ・Facebookページ人気ランキング

1位 Ncpfrance
2位 フランス落書き帳
3位 パリ6区サンジェルマン村
4位 フランス美食村
5位 グルメらくがき帖(フランス発信)
6位 パリの保険屋さん
7位   赤ぱぷりかの『そうだ、ハカセになろう』
8位 アフリカ コーディネーター テレビ番組の取材や撮影コーディネーション


あなたのブログ・Facebookページをもっと多くの人に読んでもらいませんか?パリでのブログ・Facebookページをお持ちの方は是非ご登録下さい。

ブログ・Facebookページ登録